首页 虐爱小神父 下章
第五章
第五章

 乌云盖顶,不见天

 今天的天气正如同自己的心情写照。

 昨晚做了一整晚恶梦的叶方遥顶着两个熊猫眼极度郁闷地爬起

 虽然信的是天主教,但他实在很想找间庙求神问卦,问问看自己最近到底是倒了什么霉,为什么总是和那个窟大魔头纠不清。

 叩叩…

 “少主你起了吗?”

 门外传来的声音打断了叶方遥的自怨自艾,未免被看出端倪,他直了背中气十足地回答“进来吧。”

 吉姆,威利和葛雷三人贼兮兮地溜了进来。

 “嘿嘿,少主,你今天看起来气真好。”

 “是啊,看起来比往常更加英帅气呢。”

 “我们少主本来就是天生的王子,那个什么威廉王子的一遇到我们家少主就只能靠边站了。”

 “够了。一看你们三个獐头鼠目,巧言令的样子就知道没好事,说吧,你们到底来找本少爷干吗?”

 “嘿嘿,也没什么啦,只是我们听说少主今天要去完成一个神圣光荣的任务,特地来帮你加油打气的。”吉姆笑得非常诚恳。

 “是啊,上次少主为了我们劳心劳力,还在病上躺了三天三夜,我们三个一直挂念于心,非常想找机会报答少主的大恩大德。”威威利也表情诚挚地说。

 “没错没错,少主是我们心中的神,是我们家族的典范,我们崇拜的目标!”

 “停!”叶方遥受不了地大叫一声“通通给我闭嘴!你们是从小跟我一起长大的,股上有几,我会不知道?限你们在三秒内老实招来,不然我就给你们好看!”

 “哎呀,少主你怎么这么冤枉我们,其实我们对你也是一片忠心,想帮你分忧解劳罢了。”

 “是吗?哼,”叶方遥冷笑了一声“说来说去,你们就是要跟我一起去那家什么搞死你俱乐部,对不对?”

 “少主,是搞搞乐俱乐部。”葛雷好心地提醒他。

 “要你罗嗦!”叶方遥狠狠地瞪了他一眼。

 “嘿嘿,少主,你别生气嘛,想想看,开院的老板哪个是好惹的,况且根据我的老相好丽莎的描述,她们老板可是个武功高手,从小就被她们芝加哥唐人街武术馆的师父收为弟子,功夫一,你一个人去那里单打独斗,不知会遇到什么危险,如果你带上我们几个,好歹也壮壮声势,让对方不敢轻举妄动,对少主无礼。”

 对啊,我怎么没想到?好,就叫我这几个堂弟去保护我!

 就算单打独斗我打不过那个魔,人多好办事,逃总逃得了吧?

 主意既定,叶方遥立刻下命令“今天你们三个就随本少爷去宰了那只不知死活的途羔羊吧!”

 穿戴好象征圣洁的黑色神父袍服,手持圣经,叶方遥一行四人浩浩往镇上最显着的“地标”出发。

 “光临。”

 一进入大门,训练有素地接待小姐立刻婀娜多姿地上前接。

 “哎呀,我的天啊,原来是你们几位死人的帅哥。”坐在大厅里等着接客的丽莎唧唧喳喳地跑了过来“原来你们是神父啊,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你们穿神父袍服的样子呢,真是帅死了!”

 “嗯…小姐,我好像不认识你吧。”威利死命跟她眨眼使眼色。

 “威利,你好坏喔,竟然装做不认识我,我是你的小宝贝丽莎啊。”丽莎完全没有看到威利的挤眉眼,照样热情地搂住他的脖子。

 “给我住手!”叶方遥见状火冒三丈“在大庭广众之下和神职人员拉拉扯扯成何体统?小姐,请你自重,我们今天是来替天主撒播福音,不是来寻作乐的。”

 “哎哟,帅哥,你不要这么严肃嘛。”另一位妖娆的女孩上前拉住了叶方遥的臂膀“你们可以一边在上和我们寻作乐,一边散播福音啊。我不会介意天主一起加入我们的。”

 “哈哈哈…”大厅里的女孩们听了直笑。

 叶方遥无奈地翻了翻白眼。

 有什么样的老板就有什么样的员工。在那个变态的调教之下,也难怪她们是这副德兴。

 “好了,不准再戏我们老板的贵宾。”

 脸上带着刀疤的男人一出现,女孩们立刻乖乖地噤声。

 “这位想必是普里斯神父昨天在电话上提起的叶神父吧?”格祢面带微笑地问。

 “是的,我就是。”

 因为奥德兰的姓氏太过招摇,依照往常的规矩,在就读神学院的期间,奥德兰的家族成员对外一律使用自己母亲的姓氏,知道他们真实身份的只有镇上少数几个人。

 “我们老大已经等你很久了,这边请。”

 “好,你们三个跟我一起进去。”叶方遥朝他的堂弟们点点头。

 “这今恐怕不太好吧,我们老大只请叶神父一人进去…”格祢有点为难地说。

 “我们是奉天主之名来传播福音的,请允许我们一起进去。”

 不然我就不进去了!笨蛋才白白去送死!叶方遥气愤地想。

 “好吧,既然叶神父如此坚持。来,这边请。”格祢脸上还是挂着十分温和的笑容。

 “嗯,这还差不多。”

 叶方遥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,完全没看见他几个堂弟跟小姐眉来眼去,做出暖昧的手势。

 “圣彼得大教堂的叶神父大驾光临,本俱乐部真是蓬壁生辉!”坐在办公桌后方的秦振扬出阳光般灿烂的笑容“来,请坐请坐,把这里当自己家一样,不要客气。叶神父,你要不要来点什么?还有其他几位神父,想喝点什么?威士卡还是伏特加?我们这里调的尾酒也很不错哦。”

 “太好了,那来杯血腥玛丽吧”

 “我要长岛冰茶。”

 “我要威士卡力口冰块。”

 “你们几个给我住口!”

 吉姆等人被少主一个大喝,吓得赶紧闭嘴。

 “神父是不…喝…酒…的。”这几个字几乎是从叶方遥的齿里挤出来的。

 “喔,对不起,我忘了。”秦振扬换上无辜的笑容。“那就来杯茶吧,格祢,上茶。”

 “是,老大。”

 格祢从桌上茶壶里倒出了一杯茶。

 “等一下!什么是茶?”叶方遥警惕地问。

 “叶神父,你真是的,‘茶’顾名思义也知道是春天采下的茶,这么简单你都不懂?”格祢故意用鄙夷的口气问。

 “真的是这样吗?”叶方遥狐疑地盯着那个魔头。

 秦振扬耸了耸肩“你害怕的话可以不喝。”

 “开玩笑,本神父会害怕?”极爱面子的叶方遥在几个堂弟面前岂能示弱“来,我喝给你们看!”

 他咕噜咕噜地一口气就喝光了杯子里的“茶”

 “太好了,叶神父真是好‘茶’量。”格祢大力称赞。

 虽然觉得这个马拍得有点奇怪,叶方遥还是觉得很受用。

 “好了,现在茶也喝了,秦先生,我想我们可以谈谈正事了。”叶神父一本正经地说。

 “是的,是应该来谈谈正事了。首先,我要对圣彼得大教堂对我们俱乐部的关心,表示真诚的感谢。”

 “你太客气了。天主是仁慈的,它关心每一个子民。”

 “再来,我要感谢你们教堂的神父。我前两天去到你们教堂进行告解,心灵得到了极大的解放。我觉得非常有用,因此想再进行一次告解。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可以开始?”秦振扬一副跃跃试的模样。

 “等一下!”叶方遥脸上冒出几滴冷汗“告解需要在绝对隐密的地方进行,而且不适合有这么多人在场。秦先生,我看你还是改天再告解吧。”

 “喔,好吧,那我改天再去你们教堂告解吧。不知这次我会遇上哪一个神父呢?真是期待啊。”

 “秦先生如果来了,肯定要找我们普里斯神父,他人最好了,他一定能诚心地聆听你的告解。”威利极力推荐。

 啊啊啊!大事不妙!如果这个魔头真的去找普里斯神父告解,那我的一世英明就彻底毁了!

 “我来我来!本神父来为你进行告解仪式就行了。你们通通都出去。”

 “可是少主,”威利在他耳边倡声说“我们不能离开啊,我怕待会你们一个谈不拢,这个武功高手会对你不利。我们要留下来保护你。”

 威利尽管爱玩,还是有责任心的。

 “我叫你们出去就出去,罗索什么?”叶方遥害怕那个变态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,简直急得跳脚,恨不得立刻将他们一脚踹出去。

 “好好,我们走就是了,你别生气。”威利拉着其他两人灰溜溜地跑了。

 “既然我们的叶大神父说告解要绝对隐秘,格祢,那也请你先出去吧。”秦振扬坏坏地笑了笑。

 “是的,老大,祝你有一个愉快的早晨。”格祢也回以恶的一笑。

 等到办公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人,叶方遥突然感到整个空间空气稀薄,充了致命的迫感。

 “我先警告你喔,你不要想碰我一下。”叶方遥将十字架串串地握在前直对着他。

 “你当我是血鬼啊?拿个十字架就想吓唬我?”秦振扬差点爆笑出来。“还有,我健忘的小神父,容我提醒你,你的十字架上还沾了本大爷的昵!哈哈哈…”“啊啊啊啊!你胡说!我已经把这个十字架洗了八百次了,绝对没有!”叶方遥抓狂地大叫。

 想到那天他是怎么含着眼泪,忍辱负重地将他那可怜的,沾这个恶魔的宝贝十字架用掉整瓶洗洁,偷偷清洗了八百次,他就恨死了这个该下十八层地狱的超级大变态!

 “好好,别激动,吼了这么久,应该口渴了吧?要不要喝点水?”秦振扬顺手倒了杯水给他。

 “哼,我是口渴,但你别想骗我,白痴才会喝你给的水,我要喝刚刚的茶。”叶方遥自以为聪明地给自己倒了一杯“茶”一饮而尽。

 “中国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,‘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’。”

 “你在那里卖什么成语,谁是君子啊?你吗?哈哈哈,别笑掉我的大牙了。”叶方遥夸张大笑三声。

 “本来想送你杯水冲淡药,你偏偏不领情。现在好了,药反而加倍了,你耳朵有没有感觉的?”

 “奇怪,我耳朵的你怎么知道?”叶方遥闻言大惊。

 “因为你喝了我们搞搞乐俱乐部刚准备要上市的‘茶’,所以我当然知道症状了,嘿嘿…”秦振扬笑得有够恶。

 “茶不就是春天采收的茶吗?为什么喝了耳朵会发?”

 “是春天采收的茶没错啊,只不过我们还加了药而已,哈哈哈…”“大混蛋!你又骗我!”

 呜…怎么办,现在全身都起来了…

 哎呀,好啊,耳朵,小,尤其是…股更

 叶方遥浑身瘙难耐地胡乱抓着身体各部位的处。

 “你这下的大变态!快把解药出来!”全身彷佛有千万只蚂蚁在爬的叶方遥痛苦地大叫。

 “我可怜的小神父,别担心,只要你在这纸上签名,我立刻奉上解药。”秦振扬挥着手上的纸张,笑笑地说。

 “你作梦,我什么都不会签的!”叶方遥才不会笨到签下这恶魔给的东西。

 “那好吧,本大爷就只好在这里欣赏我们叶大神父跳衣舞了。”秦振扬大剌剌地坐在椅子上欣赏。

 秦振扬说的没错。

 叶方遥已经到受不了,开始起衣服抓了。

 “啊啊…不行了…死我了…啊<虐爱小神父> m.UQixS.Com
上章 虐爱小神父 下章